李傳印
   郭山澤/漫畫
  東漢章帝時,權臣竇憲因為妹妹立為皇后,居然恃勢賤價奪取沁水公主的田園。公主畏憚竇憲的勢焰,不敢與其相爭。一天,章帝車駕經過此地,指問田園,竇憲語塞,不知道怎麼回答,同時也暗中呵禁左右不准回答。後來,漢章帝瞭解到此事經過,大怒,召來竇憲,深加責備。竇憲非常害怕。還是皇后毀服(降低服式等級以示自責)謝罪,一再代為求情,章帝才漸息盛怒,命他把田園歸還公主。這次雖然沒有治他的罪,但此後章帝對他再不授予重權。
  《後漢書》捲二十三《竇憲傳》載:和帝即位後,“太后臨朝,憲以侍中,內乾機密,出宣誥命”。竇憲兄弟占據朝野親要之地,把持朝政。在平匈奴之後,竇憲權勢更大。竇憲之弟竇景為非作歹,就是他的奴客也敢“侵陵小人,強奪財貨,篡取罪人,妻略婦女”,以致“商賈閉塞,如避寇仇。有司畏懦,莫敢舉奏”(《後漢書·竇憲傳》)。
  有個扶風人叫士孫奮的,很富有而又吝嗇成性。權臣梁冀便贈給他車乘馬匹,跟他借五千萬錢。士孫奮給了他三千萬。梁冀大怒,便告知郡縣官府,誣指士孫奮的母親是他家管理財物的奴婢,說她偷了白珠十斛、紫金千斤逃走了。於是梁冀派人把士孫奮兄弟關押起來拷打,害死在獄中,把他家錢財一億七千多萬全部沒收。士孫奮只是沒有完全滿足梁冀的要求,與其討價還價,結果與弟同死獄中,財物被劫掠一空(《後漢書·梁冀傳》)。
  腐敗與殘暴往往相伴而存。梁冀曾修有一兔苑,裡面養了很多兔子供其游獵,規定凡是殺死一兔者,罪至死刑。“嘗有西域賈胡,不知禁忌,誤殺一兔,轉相告言,坐死者十餘人。”在梁冀眼裡,一個人的生命連一隻兔子都比不上。洛陽令呂放曾因與梁冀之父梁商言梁冀之短,慘遭殺害,株連百餘人(《後漢書·梁冀傳》)。
  宦官掠奪民財更是凶殘,有時使得許多人家破人亡。有一年,南宮失火,這給宦官斂財提供了難得機會。史載:洛陽南宮被大火燒毀後,漢靈帝詔令各州縣徵調建築材料以供修複南宮之用,等到各州縣將貴重的木材、文石等運到京城後,負責驗收的宦官們卻百般刁難,節外生枝、故意挑剔,以其建材質量低劣為藉口,強迫運送建材的地方官就地折價賤賣,宦官們使人以原價十分之一低價收購,然後以高價賣給皇帝,這些宦官以強盜般的手段,強買強賣,獲取暴利(《後漢書·宦者列傳》)。
  這次南宮失火,成為赤裸裸的賣官鬻爵的藉口。據《後漢書·宦者列傳》記載:司馬直被朝廷任命為冀州鉅鹿郡太守。按照漢靈帝劉宏制定的規矩,花錢買官必須到西園繳納全額價錢,而由朝廷任命的官員則可以繳納部分錢。當時西園宦官考慮到司馬直有清廉的名望,於是減免三百萬錢,而司馬直仍然拿不出,悵然說道:“我本應該是為民父母官,卻反過來剝削百姓來應付朝廷的索取,我做不到!”於是稱病不就,朝廷則再三催促司馬直交錢赴任。司馬直無奈出發,行至孟津,留下遺書抨擊賣官鬻爵的政策,然後服藥自殺。漢靈帝劉宏看過司馬直的遺書,深深自責,下詔暫緩催繳修宮錢。
  司馬直以父母官自命,他遵循的是儒家規範,不願收黑錢。但如果要去上任,不受黑錢來付這三百萬又不行,這就是司馬直的真實處境。司馬直在這兩難選擇中,除了上疏勸告或者辭職之外,不能有其他表示反對的言行,否則就與“忠君”相衝突,用毒藥將自己淘汰出局便成為司馬直唯一的選擇(吳思《潛規則·惡政是一面篩子》)。
  宦官侯覽為人姦猾,貪婪成性,“受納貨遺以巨萬計”,他利用國庫空虛之機,把貪賄的財物捐出一部分而得封為關內侯。侯覽與宦官一起在濟陰並立田業,其僕從賓客“侵犯百姓,劫掠行旅”,被濟北相滕延收治處理。本來滕延是為民除害,但反過來卻被侯覽誣陷下獄。從此以後,侯覽以皇帝為後臺,更加放縱不法。
  漢靈帝建寧二年(169年),侯覽母親去世,大起塋冢,奢華無度,被督郵張儉檢舉,張儉舉奏侯覽“貪侈奢縱,前後請奪人宅三百八十一所,田百一十八頃。起立第宅十有六區,皆有高樓池苑,堂閣相望,飾以綺畫丹漆之屬……虜奪良人,妻略婦子,及諸罪釁,請誅之”。
  但是,在漢靈帝包庇下,張儉不僅沒有能夠把侯覽繩之以法,反而被侯覽誣為“鉤黨”,與長樂少府李膺、太僕杜密一起被殺(《後漢書·宦者列傳》)。
  宦官貪婪成性,荒淫腐朽,也是一個地地道道的腐朽階層。《後漢書·宦者列傳》序把東漢宦官的腐朽生活和禍國殃民的行徑鋪敘得淋漓盡致。王符也指出宦官“浮侈離本,僭奢過上,亦已甚矣”(《潛夫論·浮侈》)。在誅滅梁冀以後,宦官徐璜、單超、唐衡、具瑗同日封侯,專橫跋扈,“貪殘無道,與盜賊無異”。
  中國古代有納貲賣官鬻爵制度起源於秦,併在漢代得到發展。《漢書·食貨志》載:漢文帝在晁錯的建議下,把秦始皇納貲為官的臨時性措施合法化、經常化和制度化,從而使許多人通過此途徑為官。漢武帝賣官取錢是為瞭解決財政的拮据,雖然破壞了選賢舉能的任官制度,並對當時的吏治帶來嚴重的負面影響,但其局面仍然在漢武帝掌控之中。東漢時期公開賣官鬻爵,與東漢時外戚宦官擅權密切相關,賣官已成為漢末皇帝、權臣、宦官巧取豪奪的工具,加速了東漢政治腐敗的進程。
  (供稿:中國社會科學院“中國曆史上的腐敗與反腐敗”課題組,課題主持人:卜憲群)  (原標題:貪殘無道,與盜賊無異)
創作者介紹

新電視

lu47luljbb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