前日,西單北大街一沒有備案的停車場內,城管隊員對收費員下達約談通知書,此時,收費員沒有接過通知書,而是繞過城管,向一輛車設計裝潢收費。前日,西單北大街一“停車場”內,收費員在記錄車牌號,後經證實,該停車場無備案。
  新京報 (記者何光)西單北大街一塊閑置工地,被人平整後用作收費停車場,收費員說,他在此“工作”兩年,車場房屋二胎平均每天收費超2000元。
  西城區交通支隊交通科證實,該停車場並無相關備案手續,屬於黑停融資車場,記者向多個部門舉報該停車場違規收費,西城區城管兩次到場向收費方發放約談通知書,但截至昨天下午6點,該停車場仍在收費。
  停車場宿霧收費員給出兩種發票
  前天中午12點,高先生將車停融資到西單北大街西側的一塊空地上,辦完事取車離開時,一名收費員告訴他要交20元停車費。
  高先生髮現,停車場內沒有停車收費標誌牌,沒有劃停車位,收費員也沒穿工作服,他拒絕交費,收費員過來堵住了車頭。“不交錢他不讓我走,我有急事,只好交錢,並找他要了發票。”高先生說。
  收費員開給高先生的發票有兩種,一種印章顯示為北京中安佳驛停車管理有限公司,另一種顯示為北京超凡物業管理有限公司。
  記者撥打北京市地稅系統電話,查詢證實,兩種發票均為真實發票,開票公司亦無誤。
  兩公司稱發票遭人冒用
  昨日,北京中安佳驛停車管理有限公司工作人員稱,公司在西單北大街未設停車場,收費員也並非其員工,對於該停車場收費員為何有公司發票,該人員表示尚需調查。
  北京超凡物業管理有限公司一李姓負責人亦證實,該公司在涉事地點並無停車場,也未向該區域派駐員工收費,對於有人盜用公司發票一事,公司將開展調查。
  就高先生被收費的停車場位置,西城區交通支隊交通科一工作人員證實,該停車場無相關備案手續,屬於黑停車場。
  城管到場約談 遭遇當面收費
  前天,就黑停車場收費一事,新京報記者向西城區城管部門舉報。
  當天下午,西城區城管局金融街城管分隊兩名城管隊員趕到,向涉事收費員於大爺所在公司發放約談通知書。
  正當城管隊員與於大爺交流時,一輛私家車正準備離開。於大爺並未接城管隊員遞過來的通知單,而是繞開城管隊員,快速擋在私家車前,收了12元停車費,城管隊員在一旁束手無策。
  昨日中午,接替於大爺值班的劉大爺依然在欲出場車輛收費。他稱,已聽說城管約談領導的事。“不影響,他約(談)他的,我收我的,他是工作,我也是工作。”劉大爺稱,有人來查,公司領導可以擺平,他暫時還沒接到停止收費的通知。
  昨日下午,金融街城管分隊再次向涉事公司下發約談通知,但截至昨日下午6點,黑停車場仍在收費。
  ■ 探訪
  黑停車場日入超兩千
  這個黑停車場位於西單北大街西側,距停車場審批主管部門——北京市市政市容管理委員會辦公樓僅隔一條馬路,車場四周為封閉狀態,僅在東側留有六七米寬的大門。
  大門右側有個崗亭,亭身上印著“單位內部停車場,外來車輛禁入”字樣。整個車場未見正規的停車位,也沒有任何停車收費標誌。
  昨日中午,崗亭里,自稱姓劉的收費員正盯著進出的私家車,每進入一輛,他就走出崗亭,用紙筆記下車牌號和停車時間,時不時還指點車主倒車。有車要走時,劉大爺則走到大門正中,準備收費。
  “一小時8塊,你停了兩個半小時,一共20。”劉大爺對一輛黑色馬自達的車主說。
  經觀察統計,近一小時,有超過10輛車離開,每輛車交費都在10元到20元之間。
  “每天能收一百多輛車。”已在這個車場幹了兩年多的劉大爺說,“還有幾十輛車是包月的,總的算下來,車場每天收費超過2000(元)。”
  劉大爺透露,他們收上來的停車費,每天都要交給(收費)公司的人。
  劉大爺說,他不知道自己供職公司的名稱,“從來沒去過公司,也沒見過老闆”。
  “跟你說白了吧,公司讓我們保密,也不知道他們搞什麼名堂。”劉大爺的同事於大爺表示,他倆的工作就是每天收費,每月按時領工資。
  ■ 對話
  “打擊黑停車場缺乏系統法律依據”
  陳明(化名),某停車公司副總經理,在業內工作十餘年,對於近期媒體持續曝光的黑停車場問題,陳明表示,應儘快推進停車管理行業立法,利用系統的法律法規,從根本上約束黑停車場的滋生和蔓延。
  新京報:從以往新聞報道來看,黑停車場大量出現,屢禁不絕。
  陳明:停車費上漲後,停車公司需要向車位所在的街道辦和當地政府上交管理費,每個車位每天35元,這加重了停車企業的成本,導致很多企業鋌而走險,直接不備案。停車費的上漲,也使得每個車位在收入上增高,不上交會有大額收入,這說是暴利毫不為過。
  新京報:黑停車場分哪些類型?
  陳明:我的理解是,一般分三種,一種是個人行為,隨便找個有停車需求的地方,見到有人停車就張口要錢,這種大部分是社會閑雜人員,喜歡打一槍換一個地方,這是最難整治的;另一種是一些有經營資質的停車管理公司,走正規渠道申請車位,在交管部門劃線驗收完畢後,對獲批車位範圍和數量擴容;第三種是純黑型,是沒有停車管理資質的公司和團體,隨意圈地收費,這種行為對於停車管理公司市場的打擊最大,因為他們可以議價,這會成規模地破壞停車管理的市場環境。
  新京報:對於黑停車場的管理特別是處罰上,有哪些法律法規可以依靠?
  陳明:國內現在暫時還沒有專門針對停車收費的法律法規,對於停車拒絕交費行為沒有任何處罰,《道路交通安全違法行為處理程序規定》僅有的一條關於停車的規定是要求“停車入位”,入位有什麼用?重要的還是要交錢,沒有保障,就做不到規範,整個行業規範不了,黑停車場自然就會鑽空子。
  對黑停車場的打擊是缺乏法律法規的,目前適用的法規是詐騙,實際上黑停車場的收費員收停車費,不論從金額還是形式,都會對取證造成很大麻煩,以至於對黑停車場很難打擊。
  本版採寫/新京報記者 何光
  本版攝影/實習生 王飛  (原標題:城管面前 黑停車場管理員仍在收費)
創作者介紹

新電視

lu47luljbb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